このブログを検索

2015-08-07

2015年7月29~31日 日本北阿爾卑斯燕岳-槍ヶ岳表銀座縦走 40年ぶりの再訪

在ヒュッテ大槍仰望槍ヶ岳
学生の頃に歩いた北アルプス、40年の年月を経て再度訪れた。表銀座から槍ヶ岳を二泊三日で縦走した。学生の頃はテント泊で食事も含めて全部自前だが、この歳では山小屋泊が手頃だ。北アルプスは山小屋がしっかりしており、また登山人口の増加に対応して大型化している。弁当も買えるので、身の回りの装備で十分に歩ける。今回は、中房温泉から合戦小屋経由で燕岳の稜線に上がり、表銀座尾根道を槍ヶ岳へ、そして槍沢を下って上高地へ出るコースである。日本の山であるので、中国語で記述します。

===============================================================

從東北邊的中房溫泉啟程,縱走表銀座山稜路線登槍ヶ岳,下上高地
三天的行程高度表,水平路程距離共有41公里
日本的高山集中於本州中央部位,主要的山群由北往南有飛驒山脈、木曾山脈和赤石山脈。八ヶ岳連峰也以海拔2899公尺的赤岳為首屬於日本中央高山。被俗稱為北阿爾卑斯山脈的飛驒山脈擁有九座超過3000公尺的山峰,除立山外其他都位於上高地附近。其中一座槍ヶ岳,以其尖銳的山峰豎立於群峰中,被列為日本百名山之一。篩選百名山的著名文學者深田久弥在他的書中說道:富士山與槍ヶ岳是代表日本山岳的兩種.....就像一般老百姓希望在一輩子裡爬一次富士山,我相信自稱登山人裡沒有一個不想爬槍ヶ岳的....。換句來說,槍ヶ岳是所有登山人的憧憬對象。我這次的北阿爾卑斯山行,自然包括槍ヶ岳。

日本中央高山群中位於北邊的這次山行目的地
通往槍ヶ岳的山路有幾條,最熱門的是從上高地沿著槍澤溪谷而上的槍澤路線,另外一個熱門的是從燕岳縱走山稜過來的表銀座路線。說是銀座,其實與銀無關。日本國內的鄉鎮有很多銀座街,這就像真正東京的銀座指示較熱鬧的街道。銀座路線,就是這個意思,較多人行走的代表性路線。銀座路線有兩條,從燕岳啟程的山稜路線和隔著深谷從野口五郎岳和双六岳等山稜來的路線,前者被稱為表銀座路線,後者則是裏銀座路線。

山頂上的筆者
我這次費時三天兩夜由表銀座路線登槍ヶ岳。要走表銀座路線,先要爬上燕岳 - 大天井岳的稜線。第一天我是自中房溫泉起步,由所謂三大陡坡之一的合戰屋根(稜線)路爬上靠近燕山莊的主稜上。接著把背包放置於夜宿的燕山莊,來回登燕岳山頂。第二天全是走稜線山路,先翻越稜線上的大小山頭走到大天井岳腳部。大天井岳是岔路口,往東南延伸去常念岳,往西南則往西岳和槍ヶ岳。繞走大天井岳山腰後,再走稜線到ヒュッテ西岳(西岳山莊)。從此先下去二俣乗越鞍部,再爬回東鐮屋根到ヒュッテ大槍(大槍山莊)投宿。第三天一早輕裝登槍ヶ岳山頂,回來大槍山莊背上東西,由槍澤路線下去漫長的下坡路至上高地,結束三天的行程。

-----------------------------------------------------------------------------------------

第一天 7月29日 東京 - 穗高 - 中房溫泉 - 合戰屋根登山步道 - 燕山莊 - 燕岳來回

第一天的形成軌跡,由東邊的中房溫泉起登
第一天行程高度表
搭乘小巴上來中房溫泉
早晨七點多出發於東京的老家,搭乘JR中央線的あずさ(梓)特快車前往穗高站。坐兩小時多火車過了松本站,北阿爾卑斯的山塊出現於火車左窗外,可惜山頂在雲霧裡無法看到全貌。10點42分火車到了穗高站。只花兩小時四十分鐘能夠來到這裡,交通的確有進步。四十年前我們在前一天晚上搭乘夜行列車第二天早晨才到的。出來站前廣場很容易找到開往中房溫泉的小巴士。巴士八成坐滿,11點鐘前開車了。乘客都是登山客。

很熱鬧的登山口
第一凳子休息處,往右下去可取水
巴士先繞走穗高溫泉旅館區,再往峽谷裡的中房溫泉爬上陡坡。穗高的海拔500多公尺,中房溫泉登山口則有1460公尺的海拔,巴士爬上了900公尺。一下車就發覺涼快一點。登山口四周有很多登山客,有的是下山來的,有的是像我一樣正要爬山的。整裝後剛好中午12:00整起步開始三天的山行。

合戰屋根山路是被稱為北阿爾卑斯山群中的三大陡坡之一。目的地的燕山莊有2712公尺的海拔,要以5.5公里的路程爬上一千兩百多公尺的落差。起步沒多久就開始爬陡坡。這條是很熱門路線,路況很好。雖是陡坡,路況好走起來覺得不那麼辛苦。爬上大約半小時,來到第一ベンチ(凳子)休息處。如此的陡坡,每三十分鐘休息一次的節奏是最好的。我坐下長凳,拿出來飯糰吃午餐。

山路維修得很好
行走在美林中
第三凳子休息處
繼續爬上陡坡,落差大的地方出現木梯等設施有大幫助。這次我背大約十二,三公斤重的背包,山徑的好壞真有對耗力有關係。路上樹根露出的地方,要小心一步一步踏上去。13:03來到第二凳子休息處。路標表示往燕山莊還有3.8km。從此山徑變成較平緩,行走コメツガ(鐵杉)和オオシラビソ(冷杉)的針葉樹美林中。山徑雙邊都是密生的箭竹叢草。不知不覺間坡度又增加,在13:30分出現第三凳子休息處。把背包卸下休息幾分鐘。這條路的休息凳子位置設計得正好,每走三十分鐘就有休息地方,讓好好回復體力以繼續爬坡。往燕山莊還剩2.8公里,我已經來了一半路了。

繼續陡上
合戰小屋
再爬上三十分鐘,來到富士見凳子休息處。如果天氣好,應該看得到富士山吧,但今天起霧都看不到。休息後繼續爬上,周圍的樹林變得比較矮。路中出現大塊花崗石;花崗石是燕岳的特徵。14:38突然間眼前出現山屋,這就是合戰小屋。這裡沒有住宿服務,其旁邊有載貨的纜車站。燕山莊和合戰小屋所需的東西,由此纜車運上來的。我坐下來小屋旁的休息處,吃點東西填肚子。小屋賣的西瓜是很有名的。

路中間出現大塊花崗石
合戦沢の頭(合戰澤之頭),中間有三角點基石
左上方霧中出現燕山莊
休息十幾分鐘後再爬坡。上去沒多久,雙邊的樹林已變得很矮,表示我快到森林界線了。高度已經是2450公尺。經過有三角點基石的合戰澤之頭(海拔2488m),山徑變得平緩。如果天氣好,這裡應該看到很廣闊的山景,可是濃霧來去無法展望,不過沒下雨已經算好的。繼續走無展望的稜線路,在15:48左方高的地方看到了燕山莊。我走三小時五十分鐘爬到主稜了。從中房溫泉登山口到燕山莊的路程,不含休息的表準費時是四小時又五分鐘。與標準時間比較我爬上來的時間算還好。也許是因為我平常在台灣爬山,有的是高度落差1400公尺的上坡路,所謂北阿爾卑斯三大陡坡之一的此條路,覺得並不那麼的辛苦,何況山路維修水準如此的高。

燕山莊正面
山莊二樓通鋪床位
山莊的前庭有很多登山客,果然這裡是夏天的北阿爾卑斯熱門路線。1921年開創的燕山莊,如今可容納600人,是在北阿爾卑斯山區裡算第二大的。進入大門在櫃台告知我姓名,因在網路上先預訂,所以櫃台人叫我輸入預定時的電話號碼。支付含早晚餐和午餐便當的日幣10,800圓,脫鞋而上去。另一個服務員帶我上去二樓的床位。六個人要擠上最多容納八個人的第二層通鋪板上,我確保自己的位子。夏天旺期的山莊,這是難免的。我整理背包一下,把相機,水和風衣等東西放進攻頂小包出去山莊外。

從山莊眺望燕岳
步道旁的駒草
時間是16:15,還夠早能夠來回燕岳一趟。明天路途很長,因此今天先要登燕岳。當我行走合戰屋根步道時,雲霧填滿山谷,但主稜線的另一邊沒有雲霧,前方的燕岳看得很清楚。其實燕岳不遠,標準路程只是半小時,加上沒有重背包飄飄然地走過去。燕岳是花崗石形成的山頭。花崗石表面因自然風化而變得很脆,容易碎成白砂,遠看好像是片雪地的樣子。白沙上長出來粉紅色的駒草,花崗石奇岩形狀千變萬化,兩者共同形成燕岳的特色。輕鬆愉快的心情走大約三十分鐘就爬到了山頂(海拔2763m)。有幾個山友在那裏,其中一個山友幫我拍照,誰知他是本來山莊裡住我隔壁床位的。頓時濃霧飄過來覆蓋四周山景,只有能眺望燕岳北峰。

眼鏡岩
燕岳山頂附近眺望燕山莊方向
燕岳山頂上的筆者,背後是燕岳北峰
晚餐菜色
在山頂上休息一下再由原路下山。回程路上慢慢欣賞路邊的高山花草,走大約三十分鐘,17:30回到山莊。今天的住客很多,因此晚餐也分批去用。我的晚餐是七點開始,用餐前與通舖位的山友聊天起來。就是這時我認出剛才山頂上幫我拍照的S先生。他年紀與我接近,也要單獨前往槍ヶ岳,於是我們決定明天一起走。七點晚餐時間來了,我們下去一樓的餐廳用餐。餐廳很大,應該可容納一百個人吧。菜色很豐富也有甜點,不愧是大規模山莊的服務。快要吃完時,山莊的主人出現跟大家講話,也演奏瑞士長笛給我們聽。回去床位邊與山有聊天邊整理行李。九點鐘就熄燈大家就床了。

山莊主人演奏瑞士長笛

-----------------------------------------------------------------------------------------

第二天7月30日 燕山莊 - 大下り - 大天井岳山腰路 - ヒュッテ大天井 - ヒュッテ西岳 - 二俣乗越 - 東鎌尾根 - ヒュッテ大槍 (表銀座縦走)

縱走表銀座山稜路線
第二天行程高度表
很多山友在山莊前等候看日出
今天路程很長,越早出發越好。山莊的早餐分三次用,第一次是4:15開始,是誰先來誰先吃的方法供應,於是我三點多起床。出去山莊外頭看到星星,不過山莊的光線太亮無法看滿天星。還不到四點鐘大家在餐廳前開始排隊,我也來排。4:15分進入餐廳大家坐下,還剩空位。這樣本來不用那麼早來排隊的。

往槍ヶ岳出發
經過蛙岩奇峰
在4:45太陽還沒出來東方的山稜上,我與S先生往槍ヶ岳啟程。今天的目的地是位於槍ヶ岳東支稜(東鐮屋根)上的ヒュッテ大槍。回頭看燕岳,山頂在霧中。雲霧在蓋住天空,還好我們要走的稜線還在雲霧下看見前方。如果天氣好,前方可看到槍ヶ岳的尖峰,但都在霧中無法觀望。稜線山徑經過黑白色的被稱為蛙岩的奇岩群,仿彿走在水墨畫中。走了大約50分鐘,來到大下坡的上頭被叫做大下の頭(海拔2678m)。走下Z字形的下坡路走到鞍部,已下降了大約100公尺的落差。又爬回上坡路到剛才一樣高度的稜線。濃霧開始散開,看得到對岸山脈。雖然山頂都在雲中,應該是三俣蓮華岳、鷲羽岳等裏銀座路線的山峰吧。

隔著深谷對岸是裏銀座山稜
槍ヶ岳山頂在雲霧中出來一瞬間(後方的山頂,前方是大天井岳的一部分)
切通岩鞍部
循稜越走山路,前方的大天井岳越大。大天井岳的右遠方,在雲中突然間槍ヶ岳的尖峰秀出來一刹那。6:52從燕山莊走了大約兩小時的路程,我們來到切通岩鞍部。這裡是上下雙邊都是露岩的急陡坡鞍部。小心下去木梯踏上窄小的鞍部,抬頭看對方岩壁,發現有一張銅浮雕板崁在大岩裡。這是小林喜作的浮雕。小林喜作自從1917年開闢經由東鎌尾根往槍ヶ岳的登山路,費時三年才完成。我們今天所以能夠走這條路,就是靠他的功勞。從鞍部爬回陡坡幾分鐘,來到一個岔路口。往左直通大天井岳山頂,欲往常念岳就要先爬上大天井岳。我們則取右走山腰路。

小林喜作浮雕像
大天井岳的岔路口
回頭眺望走過來的山稜
經過驚險岩壁路段
回頭眺望我們走過來的稜線,現在放晴連燕岳看得很清楚。漫漫爬上山腰路的最高點,轉彎後前方出現槍ヶ岳。可惜山頂在雲霧中,只看到山腰部分。山腰路經過驚險岩壁,還好設有鐵鍊小心通過。如果背著重包要更加小心,不然踏錯地方就一落千丈。前方的牛首山峰漸漸變大,我們腳下出現大天井ヒュッテ(山屋)。經過往大天井岳山頂的山徑岔路口,7:56到了山屋了。我們在山屋前庭的休息處坐下凳子休息。我們已經走了六公里多,算是走完今天路程的一半了。

往大天井ヒュッテ下去,左遠方的山是西岳
ビックリ平
循冷而走,前方是赤岩岳
通往ヒュッテ西岳山屋的山徑前半是行經山稜的山腰。我們休息二十分後開始走山腰路。山徑經過岳樺林裡,也高山花田旁邊。靠近植物的緣故大量小蟲飛來飛去,覺得有點煩。經過貧乏澤鞍部,8:43爬回稜線上的ビックリ平(吃驚平地)。有點滑稽的地名,其由來是天氣好的話,走上來突然間在眼前展現美麗風光的緣故。不過今天雲霧起來,無法證實。從\此我們循稜前往赤岩岳。雲霧越來越濃,走到赤岩岳四周都是白色無景可望。經過往西岳山頂的山徑岔路口沒多久,10:20我們走到ヒュッテ西岳。坐在山屋旁的凳子,我們打開燕山莊的便當,邊看對岸的常念岳邊吃便當飯糰。因為通往槍ヶ岳的東鐮屋根山徑是今天路程中上下最大的辛苦路段,我們在山屋前旁的另一個休息處好好休息。眼前就是槍ヶ岳和穗高岳群峰,山腰上的殘雪很明顯,只可惜山頂都在雲霧中。

ヒュッテ西岳
燕山荘的飯糰便當
對面中央的支稜是東鐮屋根
遠方是高瀨水庫
經過狹窄山稜
休息一小時後11:23往二俣乗越鞍部開始下坡。下坡路是相當陡,也有鐵梯鐵鍊等驚險路段。下來三十多分,路變平緩。右邊是間之澤山谷,再遠一點高瀨水庫也看得到。這裡是北阿爾卑斯的中心。行走狹窄的稜線上,再爬回一點越過小山頭後,往鞍部陡下去。途中岩壁的路段很驚險,但沒有鐵鍊等安全設施,要格外小心。當我走到鞍部最低點,聽到後頭有人滑落的聲音。我喊聲問S先生,果然是他滑倒的。爬回坡道一下就發現他在那裏坐著,額頭流血流得不少。他說不小心滑倒受傷。剛好後頭來了三個山友,他們有繃帶等緊急藥品幫S先生處理。山上真有情,他們很自然地出手幫忙。

二俣乗越鞍部
從東鎌尾根上俯瞰槍澤和周圍山峰
S先生的傷口不小,繼續爬山也沒有醫生可看,於是他決定一個人先下山。鞍部有一條路可下到槍澤登山步道,往上高地下去一兩小時就可到槍澤ロッジ(山莊)。再下去到德澤就有醫生可看。S先生說要再休息一下,12:55我與他告別,開始爬上東鐮屋根步道。今天行程中最低點的此鞍部到ヒュッテ大槍有大約400公尺的落差。我今天到這裡為止一直有伴,現在單獨爬山去,須要更加小心。陡上瘦稜,爬上木梯等一直上去。比我先去的那三個山友正在爬去前方的陡坡。左方展現明天要走的槍澤和後面的岩稜山群,實在是宏大的景情。13:28走到第二展望點的山頭,休息一下吃點東西。

通過後回頭看三段的鐵梯路段
起霧且下起雨來了
休息的山頭另一邊是幾呼垂直的下坡,有設三段的鐵梯。如果看下面,也許覺得很驚險。鐵梯本身是很堅固,小心下去並沒有危險。下到最底部,又爬上鐵梯循稜上去,沒多久進入濃霧裡,視野變得很少,只看到周圍幾米範圍。14:00多開始下雨了。在ヒュッテ西岳問天氣預報時,他們回答會下雨,果然真變天了。山上的天氣真的千變萬化。穿上雨衣,再繼續爬。山徑變得比較平緩後,在14:52到達了 ヒュッテ大槍(位於海拔2884公尺高度)。我今天走了12多公里,包括休息費時九小時。

夕陽裡的山莊與槍ヶ岳
ヒュッテ大槍通鋪床位
進入山屋裡,告訴姓名登記,支付10,400圓的費用(包括晚早餐和第二天便當)。此家都屬於昨日住的燕山莊集團,但只有90個的床位。我進入床位區,確保自己的位子。第二層的通鋪有最多容納六個,今天只有四個人使用。在床位休息一陣,外面的天氣變好了,陽光有照射。我出去屋外,發現頭上就是槍ヶ岳的三角尖峰,又偉大又漂亮,不愧是代表日本山岳的名峰。剛才的下雨好像是一場夢似的,天氣放晴四周的山景看得很清楚。今天走過來的自大天井岳至西岳的山稜就在那裏。在西岳的後面常念岳-蝶之岳的山稜也看得很清楚。喝著山莊買的啤酒觀望如此偉大的自然景觀,就忘掉白天的辛苦了。

山莊周圍風景
日落前的槍ヶ岳和北鎌尾根、右方是今天走來的山稜
附有杯白葡萄酒的晚餐
晚餐是17:30開始。雖此家比昨天的燕山莊小很多,但其晚餐真不錯,一點也不像山上吃的,也付有杯白葡萄酒!吃完後再出去外面。夕陽下的山景就在那裏,也好像預告明天的好天氣。這家的通鋪位邊有插頭,供住宿人充電手機,我拿來手機充電再去就床了。







暮色山稜

--------------------------------------------------------------------------------------

第三天7月31日  ヒュッテ大槍 - 槍ヶ岳來回 - 槍澤步道 - 橫尾 - 德澤 - 明神 - 上高地 - 松本 - 東京
三天內距離最長的路程
下坡為主的行程高度表
晨光裏的槍ヶ岳
早晨四點多起床,窗外天空亮起來。在五點鐘的早餐前出去屋外看風景。今天天氣真好,東大天井岳的稜線上正要登出太陽。反過來仰望槍ヶ岳,就在紅色晨光裡豎立著。進入山屋用早餐,五點鐘用餐的人不多。早餐也很豐富,這家山莊的菜色很不錯。

早晨山稜
走在殺生ヒュッテ上方
今天的行程,先輕裝登頂回來,再往上高地下山,經由松本回東京。雖是路程大半為下坡,但距離最長而且要回東京,不能路上怠慢。於是把背包弄好擺置於山屋門口廳的角落後,5:30就往山頂出發。自山莊至山頂有900公尺的距離大約250公尺的落差。要走的山徑前半是東鐮屋根的末端,循稜上去經過大塊岩石區。路旁的岩石上有用白色漆寫著往山頂的距離,從600起每100公尺有表示,讓我知道自己的路上位置。走了十幾分鐘來到殺生ヒュッテ(另一家山屋)的上方,有一條路往山屋下去。繼續走稜線路,5:47經過400m的表示,再前往一點爬上梯子。接著走山頂下的山腰部,6:03來到槍澤步道的岔路,前方看到槍岳山莊。爬到山莊前,右轉前往山頂。山頂已經很近了。

往山頂只剩400公尺了
攀爬岩壁和鐵梯前往山頂
山頂前的幾十公尺落差部分,要攀爬岩壁。因攻頂人數會很多而在周末繁忙時會塞車,為紓困此問題如今有有兩條上下分路。上去是由左邊的路,下山由右邊的。爬上一半有鐵鍊出現,最後一段是要爬鐵梯。6:28終於爬到山頂了!。站在海拔3180公尺成為日本第五高的山頂,除南邊的奧穂高岳外,四周的山頭都是我的腳下。狹長的山頂末端有小神祠,因為此山峰是在1828年由一個僧侶播隆上人初登頂開山的。我過去兩天走來的山峰群隔著深峽谷在對岸豎立著。最遠的立山也認得出來。在藍天下我能夠享受無阻的360度展望,是最大的幸福。很捨不得但還有長路要走,在山頂待二十分鐘後不得不下山了。由下山路下去15分鐘回到槍岳山莊,繼續往 ヒュッテ大槍由原路下去。7:43回到山莊領背包。山莊牆壁上有貼去年夏天發生包括死亡的山難訊息和找失蹤山友的公告。此地乃是日本最高山域,不小心還會發生事故。

槍ヶ岳山頂
山頂展望:左方是穗高岳連峰和南岳,中岳和大喰岳;右方山頭是笠ヶ岳,腳下紅屋頂的是槍岳山莊
眺望北方:左方山群是裏銀座山稜,最遠方是立山,其右邊是後立山連峰
眺望東方:左方有燕岳,前面的山稜是表銀座山稜,後方山稜是大天井岳-常念岳-蝶ヶ岳山脈
下前方是東鐮屋根,ヒュッテ大槍就在山稜上
前方看到ヒュッテ大槍和下去的山徑
與山莊主人告別開始漫長的下坡路。山莊平台的末端有一條陡坡往槍澤下去。下去大約二十分鐘來到槍澤步道坊主岩屋下岔路口。這條路線是最熱門的槍ヶ岳登山步道,很多山友一個接著一個與我擦身而爬上去。在寬闊的山谷中山路一直往下去。正對面是昨天吃午餐的西岳山莊所在地。越走下去槍ヶ岳越變高,這裡是直接仰望槍ヶ岳山頂的最後點,不知下次何時能再仰望它。山路靠在山谷的左邊而下去,有經過殘雪區。8:53來到天狗原的岔路口,在此休息一下。

深藍天空下的槍ヶ岳和殘雪
到了槍澤步道岔路口
下去寬闊的山谷中,左方是西岳
學校登山社的隊伍
再下去十幾分鐘,學校登山社的大隊伍背著大包爬上來而會過,讓我回憶起年輕時的我,不禁得跟他們說聲加油。9:23大片殘雪區出現眼前,這塊是昨天從東鐮屋根步道上看得到的那一塊。走幾十公尺長的殘雪上,有點滑但還好。結束殘雪區再走幾分又出現另一處大片殘雪區。這也幾十公尺長且坡度較大。北阿爾卑斯的山區在夏天初期還留著如此的殘雪,這是與其他中央高山群不同的地方。其他中央高山在冬天當然下雪,但其較南邊的位置使得殘雪早點融掉,等到七月幾呼沒有殘雪。

踏殘雪而下去
殘雪背後上方是東鐮屋根
ババ平付近
此地被稱為大曲,槍澤的流向在此由東轉東南,同時周圍景色也轉變,大喰岳-中岳的主稜線已無法看到。右邊的寬曠山谷沒有水流可看,這段大概是伏流。9:50前方看到幾個帳篷,再繼續走幾分鐘來到ババ平(婆婆平地)營地,目前工程在進行中。這裡曾經有一家槍澤小屋。坡度再變大,坡路前遠方出現蝶ヶ岳。10:12 前方樹林中出現山莊,就是槍澤ロッジ。前庭休息處有好多登山客在休息,我也找空位坐下來休息。走往上高地公車站,還有十幾公里的路。

往槍沢ロッジ下去
槍沢ロッジ
槍澤
休息十分鐘再繼續下坡,右下方的溪谷現在水量豐沛,湍湍流下去。深山森林中的清澈水流,真是一副美畫。10:42經過二俣,左方一條支溪流入槍澤主流。再下去幾分鐘,過一俣橋後,山谷變得很寬,山路也變得較平緩。11:36橫尾山莊出現,這裡有往穗高岳和蝶ヶ岳、常念岳的岔路口,是重要的登山基地。廣場右方的吊橋和背後的前穗高岳就是代表上高地登山的景情。我坐下來拿出 ヒュッテ大槍的便當,看著美景慢慢吃。這裡是往上高地公車站的一半地點。
往橫尾下去,前方是蝶ヶ岳
在橫尾,前方是穗高岳
走寬平的道路
剩下的11公里路程,又平又寬,就像台灣的泥土產道。除背大包的登山客外,也有輕裝的遊客在慢步,這裡已屬於上高地觀光區。繼續走森林中的道路,12:23來到德澤園。德澤山莊旁邊的大營地上有好多繽紛彩色的大小帳篷,顯示這裏是遊客樂園。在休息處旁加冰冷的溪水,再往上高地車站趕路。行人現在很多,一半以上看似觀光客。13:35到了明神。這裡是神社後宮,把穗高岳當成神明崇拜。小休息後繼續前進。14:14到了小梨平露營區入口。旁邊有招牌說可以入浴,時間還早於是決定先洗澡再上車回家。渡奧小梨橋進入園區,照路牌去洗堂前。洗堂等設施是供給露營客使用,也對外開放。付600圓入浴。這裡不是溫泉,但我三天沒洗澡,能夠洗乾淨已經夠好了。

德澤有診所
往上高地走最後幾公里
明神
小梨平,右邊建築是洗堂
洗完了澡,出來買罐啤酒喝,真好喝!出來小梨平園區,走下觀光步道幾分鐘,在右方很出名的河童橋出現。四周都是人群,很熱鬧。15:15終於走到上高地總站。最早的往松本公車班次是16:00開,買好車票再附近休息區慢慢等車。公車16:00準時發車,在新島島站轉乘電車,17:52到達松本站。出去剪票口看JR中央線的時刻表,18:30有あずさ號特快車開往新宿。我搭此特快車回東京了。

上高地河童橋
三天的山行,以水平距離來算共走了41公里,活動時間共23小時,總爬升高度為3055公尺。相隔四十年再訪的山岳,山林本身沒有大變化,依然還在那裏。登山人口卻有巨大變化。最大的變化是以前我屬於的那種登山社登山隊變得很少,另一件是女性登山客增加很多。我那時代,高山只有男生爬,山上幾呼碰不到異性山友,如今男女朋友一起爬山等,是當時想不到的。更多人接觸大自然,欣賞其美麗同時促進健康是件好事。交通和登山設施有進步,登山的形態當然會不斷地在變。我希望有一天再有機會爬北阿爾卑斯山脈其他山峰群。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